裔禾

永远在虚空里漂浮
渴望有眼泪将我埋葬

放个草稿,看什么时候能摸完

亲友:“您完全只挖坑不填坑是吗?”



我从未相信理解,但每每读到另一个崇高的灵魂说出我所信奉的真理,我却能确切地意识到:“人类的灵魂、人类的思想是相通的”,仿佛是另一个自我与对方同时开口,文字的美妙大抵就在于这奇妙的重合与混乱的映射、相似但又绝不相同的话语、还有在精神领域被触碰时的灵魂颤栗吧。

总之,借他人之口诉说自我之理解,混沌中的碰撞补全和自我逻辑的位移——人类为何阅读,此为我所相信的原因。

是棠…


P1有关清明的遐想

P2大头贴

1/8   建议调低亮度食用

今天也是扭曲的布鲁诺厨呢.jpg

痛感变的迟钝,意识沉于无光的海下,其实我们一直都溺在海中,只不过更有实感的东西令我们感到脚下有路、虚幻的东西让人感到身处春花暖风下,仅此而已,谁又争辩着说着哪个才是真正的真实呢,意义又何在?

只是状态

“我总是感到空虚”,并非很久的以前我是这样描述的,没什么表情,也不带有波动,仿佛在新雪映照的阳光下,虽是黄昏却没有暖色的光。

在网站上随意翻阅时,此时已不再追寻一些更有实感的文学,无趣时倒会挑一些虚幻的、仿佛在极光下的海面流转的文字,荧光闪闪像旧瓶子里的亮片指甲油,又像夏日里的烟,虽飞去无踪仍缠绕虚幻,熟悉的感觉让人沉醉,恍然大悟才发觉似海明威的战后文学,迷惘而又略带伤感,虚无缥缈,真真假假蒙住双眼。

沉溺于虚假究竟与沉溺于真实有何区别?令人无可作何的实感,与勾人心魄的虚幻,对大脑的刺激难道又有什么不同?不,我无法区分厚重的真实与厚重的虚幻,同样是状态的一种,若是必定要沉溺于一种状态,那所看的必然是谁的吸引力更为长久了。空虚,作为最轻而易举就可以获得的状态,我这种最为恋旧的人,若是没有外界打破,毫不犹豫会继续维持先前的状态。真实并不能给予我永恒,那虚幻就可以吗,未曾得知,我只是经常性地,随手一抓,如同给石膏罩上白布一般,轻飘飘地决定了而已。

镜卡大好!来点小教父

(属实是半夜不睡随便摸点什么了

一万年后某鸽终于开始搞oc了…

是画公式服立绘时摸的大头

进行一个旧图重修的传

细化什么的寒假再说.jpg